当女性不再沉默:2020年性别新闻盘点

2020-12-28 13:55   来源: 互联网    阅读次数:2982

联合国妇女署(UN women)副执行主任安妮塔•巴蒂亚(Anita Bhatia)感叹道:“我们过去25年所做的一切努力,可能在一年内就会付诸东流。”。作为近几十年来最严重的“黑天鹅事件”,年初至今的新疫情使得2020年推进两性平等议程尤为困难。


这一流行病使世界各地的妇女承担了越来越多的家务和护理工作,也使更多的妇女失去了工作和受教育的机会。据联合国妇女署统计,疫情爆发前,全球每天160亿小时的无薪工作时间中,女性承担了四分之三,也就是说,女性的无薪工作时间是男性的三倍多。疫情爆发后,这个数字至少翻了一番。更令人担忧的是,由于艾滋病的流行,许多女性无法重返工作岗位。仅在9月份,就有86.5万名美国女性离开了劳动力市场,而同期的男性只有20万人。职场女性的减少会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。随着女性经济独立性的丧失,性别权力结构将进一步失衡。

image.png

当地时间2020年6月18日,美国肯塔基州法兰克福,数百人在肯塔基州就业中心外排队等候失业救济金。(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)


随着女性地位的下降,关于女性权利的讨论在今年掀起高潮,甚至出现了今年是“女权主义元年”的说法。然而,正如青年文化研究咨询公司联合创始人张安定指出的那样,帷幕刚刚拉开,女性不平等的呈现才刚刚开始:无论是在亲密关系中还是在网络空间,性别暴力层出不穷,韩国发生了震惊世界的n室事件,中国有一只公羊被前夫纵火,当人们指责“清华姐姐”错误地指责自己的学弟学妹性骚扰,使对方成为“社会死亡”时,她的丈夫将她杀死并扔到了中国,真正遭遇网络暴力和“社会死亡”的是无辜的女性;女性的生存价值,自由和个人意志仍然被剥夺和干涉,一些我们认为早该废除的恶习也威胁着妇女的生命和福祉,比如波兰限制妇女堕胎权,中国一些农村地区存在鬼婚的恶习。


面对诸多困难,女性今年也迸发出惊人的力量。在流行期,“看女工”和“姐妹战争流行病安心行动”节目让更多的人意识到妇女对公共领域的贡献是不可或缺的,但往往被忽视;选秀节目、独白、脱口秀、访谈,具有强烈女性视角的真人秀等文化娱乐产品如火如荼,在舆论界掀起了一场又一场围绕女性状况的讨论;女性战争游戏是舆论关注的焦点,性在公共空间的日益普及,也帮助我们摆脱了长期以来习惯的男性视角盲点,看到了以前我们很少关注的女性的欲望和焦虑。


女人,不再沉默。


01性别暴力的普遍程度

image.png

关键词:杭州莱莱案、拉姆案、温斯坦案、"N室"、鲍玉明、罗冠军事件


关注性别问题的人会注意到,今年基于性别的暴力事件的曝光显著增加,例如令人发指的杭州丽夫人案和拉姆案。"7月6日,杭州市公安局四季清派出所接到徐某的报警电话,说他的妻子昨天凌晨来到某地,在家中失踪。经过调查,警方二十五号证实,这名失踪妇女在家中被左右人杀害并扔进化粪池。9月14日晚,来自四川的藏族女孩Ram被前夫纵火,丈夫在现场直播时闯入她家。经过13天的昏迷和严重烧伤,兰姆死了。


近年来,随着平等权利意识的提高,对基于性别的暴力行为的容忍在全球范围内不断下降,因此我们看到,今年许多基于性别的暴力行为者受到了法律制裁。在国内,"女士"案和"拉姆案"的主要罪魁祸首被警方逮捕。在国外,好莱坞黄金生产商哈维·温斯坦(HarveyWeinstein饰)于3月11日被判处23年监禁,超出了公众的预期。

image.png

11月26号,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判处N Room案主犯赵世彬有期徒刑40年。此前,检方曾要求判处赵某无期徒刑。与赵世斌一起被起诉的共犯金某被判刑1年6个月,李某被判刑1年6个月,缓刑3年,并被要求参加180小时的社会服务。2019年5月至今年2月,25岁的赵世斌以博士身份胁迫数十名女性拍摄性剥削视频。并在加密聊天软件Telegram上建立聊天室,供付费用户观看和下载。此外,他还被控以传播不雅视频作为威胁,对性侵未成年少女的共犯定罪。至少74名妇女,包括16名未成年人,是N室事件的受害者。他们被迫拍摄自残,强奸等镜头,最小的受害者只有11岁。据赵世斌介绍,遇难者中有女团的著名女演员和歌手。


02年网络女性文化升级


关键词:Papi酱与冠姓权之争,杨笠,散装卫生巾,“清华学姐”事件

image.png

为什么它看起来如此平凡,但他可以如此自信?"今年夏天,杨力在综艺节目"脱口秀"中的抱怨迅速成为年度热门词汇。"如此平凡,如此自信"为美国作家丽贝卡·索尔尼特(丽贝卡·索尔尼特饰)在"说教男人"中提出的"男性说教"和"女性沉默"提供了一些简单而愉快的解释,从而与女性产生了广泛的共鸣。


早在2010年,"男性说教"(男性说教)就被"纽约时报"列为年度词汇之一,"纽约时报"于2012年在西方主流政治新闻中使用了该词。索尔尼特认为,男性倾向于主导对话(不管他们是否知道自己在谈论什么),这使得女性更容易受到任何领域"可信度"问题的影响。这也是一种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,侵犯了女性的话语权,间接剥夺了女性在文化和政治事务中的生命权、自由权和参与权。


image.png


黄金判决的流行并没有出人意料地导致一些男人的反弹。在一段简短的视频中,国际关系学院(School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)教授朱茵发表了激烈的罢工,其中包括(但不限于)"也许这些男人看起来不太好,但他们在卸妆后不一定要丑。你觉得你真的是个小公主吗?"男人的消费更理性,被商人剪掉的可能性更小。分开回答后,杨力单独回应道:"如果你不想做一个小公主,你就想成为一个富有的老女人,"他仍然这样说。"他收获了小公主,变成了一个富有的老妇人。"也许朱音自己并没有意识到,他的非理性话语本身就证实了杨力的话。


杨力出席"脱口秀会议"(图片来源:脱口秀会议官员)


在2019年界面文化发表的一篇文章中,斥责田园女性主义成为一种潮流:反女权主义话语背后的男性焦虑"罗光岩援引伦敦经济学院和南加州大学两位研究人员的话说,我们正处在一个性别战争的新时代,其特点是暴力和刻薄的言论直接指向网络空间中的女性。"罗光岩是一位作者,他援引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和南加州大学两位研究人员的话说,我们正处在一个性别战争的新时代,其特点是网络空间中针对女性的暴力和刻薄言论。中国互联网上反女权的声音也越来越大,性别与性别的冲突也越来越激烈。在2020年,我们可以看到这种现象呈上升趋势。女性厌烦团体不满女性在舆论领域的话语权增加,抨击女性在许多社会热点事件中的地位,被讥讽为掌握财富密码"割韭菜",斥责为田园女权"煽动性别对立"。


今年8月,一条大批量卫生巾的微博将长期未被公众注意到的"月经贫困"推到了公众舆论的中心。"月经贫困"是指妇女在生理期间无法获得所需保健产品的现象,受文化观念和经济因素的制约。尽管女权主义者呼吁免征卫生巾增值税(13%),并减轻女性的经济负担,但一些男性网民称,卫生巾之所以昂贵,是因为女性消费者没有追捧大牌的头脑,而且是"智商税";一些男性甚至建议女性不要买得起卫生巾来使用布条。"为什么不保持你的经期就像按住你的尿一样?


散装卫生巾"之争背后,不仅是"男性说教"的傲慢和无知,也是社会对女性整体需求的漠不关心。谁对"粉色税"到"智商税"发表在界面文化中的"粉红税"、"智商税"不满意,要求更便宜的卫生巾?本文作者赵云涵指出,"散装卫生巾"的争议实际上反映了双重性别歧视。"一方面,在女性为同一商品或服务支付更多钱的社会现象背后,这是一种以男性需求为标准、女性需求为附加需求的根本歧视;另一方面,在讨论大卫生巾是否是女性智商税时,女性因刻板的非理性消费而受到批评,并敲响了警钟,即父权制在更深层次上主宰着我们的所有话语。

责任编辑:无量渡口
分享到:
0
【慎重声明】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"环球风尚网"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!
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投诉建议 网站地图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