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学生坠亡:找出死亡原因是他们父母在过去一年里最重要的事情

2020-11-04 11:24   来源: 互联网    阅读次数:4042

一名小学生胡宗杰的去世,在过去的一年里,对他的父母来说是一个越来越大的问号。


他就读于山西省朔州市实验小学六年级一班。2019年10月23日17时许,11岁的胡宗杰从4楼教室后面的窗户坠落身亡。


朔州市教育局在事发当天发布的对外通报中称,胡宗杰“从楼内坠落,经抢救无效死亡”;在随后一份加盖朔州市实验小学公章的文件中,胡宗杰也被称为“坠楼身亡”。


他的父亲胡雪峰被学校口头告知“胡宗杰是自己摔倒的”。一年来,胡雪峰和妻子朱翠梅一直在试图得到儿子死因的书面结论。


朔州市公安局表示,相关情况已上报市教育局和学校,不再通知家长。教育局和学校表示,他们“担心如果家长知道了,他们将无法承受”。另外,出于“保护本校其他未成年人”的需要,他们不会再公布。事后,学校赔偿家属100余万元(含预缴保险)。


查明胡雪峰的死因,是胡雪峰夫妇一年来最重要的事情。他们似乎被困在儿子去世的那天,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细节。


2019年10月23日是星期三。胡宗杰中午放学回家。朱翠梅在班级微信群里向语文老师汇报自己的阅读情况,“刘老师,你好!胡宗杰中午读了半个小时的《海底二万里》;朱翠梅是个医生,当晚呆在家里。午饭后,朱翠梅想起胡宗杰说“我要吃昨天的炖面条”,她说“晚上热的时候吃”。


午饭后,胡宗杰在临帖上练习书法。这是他新学期新计划的一部分,他在作文本上写下:“摆脱写字和坐姿”,他觉得自己的话“一个字大,一个字是鸡爪”。写完剧本后,他把剧本给父亲看,然后去卧室看书、午睡。

image.png

当天下午两点左右,胡某挂上钥匙,对朱翠梅说了声“再见,妈妈”,然后关上门去上学。


17:06之前,朱翠梅没有感觉到这一天和平时不一样。


她和丈夫分别在医院和政府部门工作。她的两个孩子有两个孩子。大儿子住在高中,每两周回家一次。小儿子胡宗杰从家到学校步行10多分钟。他们相信,像大多数工薪家庭一样,“生活简单而满足”。


那天17:06,他们的生活开始动摇。朱翠梅接到班主任贾志明的电话,“胡宗杰从楼上滚了下来”。


朱翠梅马上打电话给丈夫。这时,胡雪峰正在骑自行车上班。他计划在回家的路上接他儿子。


接到妻子的电话,胡雪峰赶到学校。在学校门口,他看见放学后一辆救护车挤在学生中间。他把自行车扔到路边跑了进去。接学生的一位家长说:“一个孩子从四楼摔下来”,胡雪峰的心怦怦直跳,“会不会是我的孩子?”


他发现救护车正往操场的方向开。他感觉更糟了:如果胡宗杰滚下楼梯,救护车应该开到教学楼前面。为什么要回去也许救护车和它有关?


他选择跟随救护车。胡雪峰径直穿过绿地,看到一名身穿灰色外套的学生仰面躺着,书包还背着。他觉得头嗡嗡叫着,“是我的孩子。”。


“二秦……”胡雪峰叫道“第二个父母”是当地成年人给他们的孩子起的绰号。孩子没有回应。


胡雪峰抬起头来。四楼教室的窗户是开着的。他第一次感到“四楼那么高”。


接到班主任贾志明的电话后,朱翠梅开车去了学校。她听说救护车把孩子送到医院,很快就掉头回去了。一看到胡宗杰躺在抢救室里,她顿时“瘫倒”了,大哭起来。


经过40多分钟的抢救,胡宗杰“心音没有恢复,没有自发呼吸,双侧瞳孔扩张固定,心电图停止”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
责任编辑:无量渡口
分享到:
0
【慎重声明】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"环球风尚网"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!
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投诉建议 网站地图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