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忆中的芦花,我的芦花情

2020-10-31 10:57   来源: 互联网    阅读次数:3869

一穗,一簇,一片片芦苇花,波涛如滚,河似滔滔,火焰似跳动。就像蓝天下的一场白雪,把周围金色的荒原装点得妖娆而深远。它像银色的月光映在两岸,宁静而优雅。










此时,我们不禁想起了唐代诗人永玉芝的《芦花》:“岸边沙土密布,树枝摇曳波浪。没有地方可以认出那个渔夫。”不禁想起那看似简单却充满神韵的“咏雪”:“一件,两件,三四件,567890 件。千篇一律,千篇一律,不计其数,飞进梅花里就再也见不到了。”




最近,也许迈着沉重的脚步,七八只野鸭飞到了上游,很快变成了一排调侃。麻雀不动,还在芦苇中跳跃、啁啾,似乎在争论芦苇的荒凉与美丽。如果你仔细观察,这些芦苇挺拔有力,柔韧优美。芦苇花开了,白色的上面混杂着棕色和红色的圆点。它看起来像古代将军头盔上的头盔流苏。它是威严的,时髦的和非凡的。乍一看,它就像一把悬挂在战士腰间的剑。但是天气又冷又冷。




在海边和水中,除了芦苇,还有纸莎草,这似乎是一支庞大的队伍。纯白被黄绿包围,黄绿与纯白混合。像一幅凝重的水墨画,神韵生动,意境深邃。它比荒凉更优雅;它比单调更轻盈。




有水的地方就有芦苇。我的家乡有许多河流,所以不乏芦花和摇曳的风采。浓密的芦苇遍布大江,像一条长长的哈达,绵延不绝,承载着我无限的憧憬,也承载着我美丽的梦想。



芦花更像一个藏在心里的美丽女人。虽然她从来没有透露过自己的感受,但她的思念从来没有因为年龄而变得模糊,也从来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被遗忘。留在心中的,不仅是无尽的相思,还有一抹淡淡的忧伤,正如刘咏在《雨林凌》一词中所写:“感伤离别古时,更是如此,寒秋佳节!今晚在哪里起床?柳树岸边,微风和月亮。过去的几年应该是个美好的时光和美丽的风景。哪怕有千丝万缕的风俗,我该告诉谁呢?”




当我们年轻的时候,芦苇是我们的游乐场,芦花是方便的玩具。孩子们把芦苇茎折成芦笛,采苇叶做船,摘芦花做扫帚。嬉戏声此起彼伏,似乎无休无止,甚至故意用脚踩下一根大芦苇,然后假装舒服地躺在上面,这就是所谓的“睡垫”。现在想想,那时候的幸福虽然简单,但也无知;虽然简单,但也是真实的。




不知不觉中,他已经站在芦苇边很久了,于是他转身回去。不远处,不由得回头看,风景依旧迷蒙,依然波澜壮阔,还是那么迷人,那么眷恋。芦花在哪里?可见,写在大地上的温柔线条,充满了青春、柔情和醇香。他们怎么能不摇曳,不充满思念?


责任编辑:萤莹香草钟
分享到:
0
【慎重声明】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"环球风尚网"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!
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投诉建议 网站地图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