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生巾价格与女权主义的交叉理论

2020-10-13 14:58   来源: 互联网    阅读次数:2257

卫生巾到底贵不贵?当然,在城里长大的女孩会说:"不,我从来没有对卫生巾的价格皱眉头。在这场关于卫生巾价格的讨论中,有人用这种生活经历问道:"为什么没人买得起卫生巾?


暂且抛开男性对卫生巾减税的意见和讨论,我认为没有卵巢、没有排卵的男性没有资格就这件事发言,那么,我们对女性阵营在同一话题下的分裂有何看法呢?

微信截图_20201013145710.jpg

电视连续剧美国夫人"的第三集介绍了雪莉·奇泽姆(ShirleyChisholm),她是第一位进入国会的黑人女性(1968年),她试图赢得党内总统提名(1972)。她出现在大学辩论中,教授建议她参政,说她面临着"双重障碍"--成为黑人和女性的双重障碍--她在接受教育十多年后正式进入政治战场。当女权主义者举起双臂高喊姐妹情谊时,少数群体女性的声音潜入海底。


1989年,法学教授KimléCrenshaw在他的书中提出了"交叉性",并提出了"黑人女权主义"。提倡黑人妇女的权利不能仅仅从黑人的角度来讨论,也不能只从"妇女"的角度来讨论。性别和种族的双重区分不是简单的叠加,而是一种复合效应。当白人妇女提出统一战线时,黑人妇女的经验被定义为一个子问题。作为一名妇女,她在黑人社区受到歧视。作为一名黑人妇女,她在女性社区受到歧视。


黑人女作家AliceWalker在信中提到,如果一位女性公开自己在黑人群体中受到的性别歧视,她将被视为一个"阶级叛徒"。在她的另一部小说"幸福的秘密"(PossessingtheSecretofJoy)中,她提到了非洲女性割礼的问题。书中提到,发达国家的女性对自己国家的阶级问题非常敏感,但在国际社会中的南北差异(这是领导女权运动的中产阶级白人女性的局限性)时,却显得有些迟钝。


女权主义已经发展到二三十所学校,主流话语群体仍然是白人、中产阶级、身体和心理上与性别一致的异性恋健康女性。在中国,女性权利观点也显示了同样的趋势。在中国,城市妇女指责农村妇女为生儿育女而奋斗,却忘记了她们甚至没有机会接受良好的平等教育。卫生巾也是如此,"当性别和阶级问题交织在一起时,"没有人能买得起卫生巾"是一个盲点。


当然,所有妇女作为盟友携手合作是很重要的,但我们的愿望是不同的,不可能是一样的。美国妇女在谈论性解放,非洲妇女也面临割礼。中国和日本不同,城市和农村地区不同,北京和上海不同,女孩和老年妇女不同,健康妇女与残疾妇女不同,当芹菜主义者批评婚姻制度时,已经是母亲的妇女希望在孩子之间寻求更平等的劳动分工。这正是女权主义交叉理论、后现代女权主义和其他学校试图解决的问题。




责任编辑:无量渡口
分享到:
0
【慎重声明】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"环球风尚网"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!
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投诉建议 网站地图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