虎虎生威——秦学研中国画作品展

2022-02-03 17:06   来源: 环球风尚网    阅读次数:5060

瑞虎迎新展虎画

《虎虎生威——秦学研中国画作品展》



由上海陆俨少艺术院、苏州市美术家协会、上海尚画美术馆、上海民盟书画院嘉定分院、嘉定区菊园新区社区党群服务中心、嘉定区菊园新区新时代文明实践分中心、嘉定区菊园新区文化体育服务中心联合主办的《虎虎生威——秦学研中国画作品展》于2022年1月25日在上海陆俨少艺术院顺利开幕!




上海电视台、央广网、人民网、东方网、中新网、上观新闻、解放日报、新民晚报、文汇报、上海日报、上海电台、苏州电视台、苏州日报、姑苏晚报等20多家新闻媒体作了详细的专题报道。展览以“一展两点”的形式在陆俨少艺术院与陈家山·荷享艺品对外展出,用80余幅虎画作品,全面展现画虎名家秦学研珍贵的虎画佳作。




大部分作品已在各类画集、刊物上发表出版过。此次画展,诸君不仅可以观赏到秦学研先生的珍贵虎画佳作,同时也使每一个炎黄子孙精神抖擞,强烈地感受到——虎,作为中华民族神圣、威武和正义的象征,正昂首傲立、崛起在世界东方,令华夏增辉,引人瞩目!展览将一直持续到2022月2月20日。








秦学研,号牧虎草堂主人。擅长山水、动物,尤以画虎闻名国内外。在画虎领域为南派代表,国内有“北冯南秦” 之誉,被公认为中国近现代十大画虎名家。他的虎画作品风格独特,多次入选国内外重大美展并获奖,并被多家国内外博物馆、艺术馆、企业及收藏家收藏。建立有《秦学研虎画艺术馆》,曾于香港、澳门、深圳、上海、江苏、广东、山东、河南、安徽、甘肃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十余次。出版有《秦学研画集1》,《秦学研虎画选》,《中国当代著名画家个案研究--秦学研虎画艺术》,《秦学研画集2》,《秦学研工笔老虎画法》,《收藏界关注的中国画家——秦学研动物画精选》,《中国当代名家——秦学研大红袍画集》、《中国当代名家(第二卷)——秦学研大金袍画集》、《艺苑掇英---当代著名美术家精品荟萃. 秦学研作品集》等个人专集。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画画虎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,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画家, 苏州吴门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。


展览作品欣赏


▲虎虎生威

古意盎然 大美无言

——秦学研新古典虎画艺术赏析

李伟华

有人说,如果没有八十变法,就没有大师齐白石;如果没有泼墨泼彩革新,张大千终其一生也就是一位临摹高手;如果没有白宾虹到黑宾虹的转变,也就没有集大成的山水巨匠黄宾虹。艺术家只有通过不断的创新和自我否定,走向成熟,走向鲜明个性,甚至构筑其在艺术史中的位置。观赏秦学研先生的虎画作品,不仅可以发现其探索审美情趣、追求审美理想的心路历程,可以窥见其别出心裁,大胆创新的嬗变与跃迁。


▲罗汉说法

一、博观约取

秦学研先生是一位传统的守望者。透过古意盎然的作品,不难发现他对于传统文化的深沉的思索。他认为艺术不仅仅是一种技术和方法,更重要的是一种精神现象和社会现象。艺术家必须找到根脉和灵魂,才可能登堂入室,窥见艺术的真谛。


▲和谐

他对艺术寻根的充满无穷好奇心,苦心孤诣,发幽探微,矢志不移。浸润在文化典籍的海洋里,和先贤对话,与心灵沟通,让文化碰撞;漫步于旷野乡村,与自然交流,看逝者如斯;伏案挥洒,徜徉于笔墨迷离的意境里,思索人生如画,画如人生。拂去历史的尘埃,渐渐打开一条通往艺术神奇世界的幽径。他仿佛看到中华文化的文脉,像昆仑之巅的一滴清露,落入原始社会朴素神秘的细泉,流入诸子百家争鸣,汇成一汪小溪,欢唱东流,融入秦汉浩浩雄风,渗进魏晋风骨,纳入唐宋的雍容文雅、元明的冷逸平淡……更汇流当代囊括四海、包容宇宙的博大胸襟,汇聚成一条浩渺无际的文化长河,奔流于永恒时空。这条文脉,渗入中国的诗文、音乐、舞蹈、绘画、书法、雕塑、园林、建筑之中,形成节奏、韵律、人物、图景、故事……它流动着、变换着、或轻盈或沉重的走向前方。沿着这条河流,走在绘画艺术道路上,他从容而坚定。


▲静观

他早期画路宽泛,题材广阔,山水,人物,花鸟,走兽,无一不涉,无一不精的张大千曾是他的楷模。多年的艺术实践和人生经验,使他领悟到,在这个信息爆炸、知识喷涌的时代,要自成一家,独具个性,贪多求博,只会一事无成,面面俱到,浮光掠影,终究难成面目。必须放下执着,大胆取舍,广泛涉猎,博观约取。


▲拂晓

传统虎画不仅仅是一种绘画,更像是一种象征意义的符咒,用于镇宅辟邪、驱凶禳灾、保佑安宁。时代变迁,这套流于程式符号,渐渐失去生命活力。虎画从神坛跌落,回归于自然。但虎这种国人心目中的祥瑞之物,根植于人的潜意识成为一种文化基因。能否传承中华文脉,融入时代精神,创造出一种全新虎画艺术,成为秦学研孜孜以求的艺术理想。


▲曙光

二、古意新意

赵孟頫说,“作画贵有古意,若无古意,虽工无益。”石涛则讲“笔墨当随时代”。两个看似截然相反的命题,凸显出艺术继承与发展对立统一。继承什么?发展什么?艺术界从未停止过争论。赵孟頫明确回答:要继承“古意”!这“古意”绝不是复制和陈腐,而是中国文化的内在精神,或者叫灵魂!近现代美术史上的大师巨匠,都是萃取“古意”的大家!宾虹老人的绘画看似不经意,实则法度完备,古风卓然而浑化无迹,笔墨和画面深处蕴含的是汉唐的博大苍茫;傅抱石先生潇洒笔墨背后的浸润的是魏晋风流;李可染先生深沉的画面中,耸立的是五代北宋以来,北派山水中正、肃穆的审美理想。正是“古意”成就了大师!秦先生寻找的是虎画中的“古意”!


▲晨曦

“笔墨当随时代”讲的是新意。艺术的生命在于变法,技法的变法是浅层的,艺术境界的跃迁与升华则是深层的。反观中国绘画发展史,就是一部变革史。古代的王维、董源、巨然、范宽、荆浩、关仝、马圭、夏远、赵孟頫;近代的徐渭、石涛、八大、吴昌硕、齐白石、黄宾虹;当代的李可染、傅抱石。这些大师巨匠,哪一位不是传统的挑战者,哪一位不是改革创新者?


▲漫步秋光


▲开怀

秦先生在寻求古意新意的路上艰难跋涉。苏州是一个历史文化名城,绘画历史源远流长,名家辈出,顾恺之、陆探微,张僧繇、张璪、黄公望、倪瓒、沈周、文征明、唐寅、仇英,灿若星辰,光耀千秋。黄公望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绘画理论,对后世影响深远;倪瓒幽静孤寂的山水成为中国山水之高标。


▲舔犊情深

秦学研从吴门画派入手,沿着文脉传承,逆流而上,追摹宋元神韵,感悟汉唐雄风,品味魏晋风骨,膜拜老庄的大美、至乐之境。观赏他的作品里,我们可以发现赵孟頫、王蒙缜密工致、清秀古雅的笔法,可以感知到吴门画派文雅清新的审美情趣,可以品味到宋代山水中肃穆庄严的意趣,可以领悟到老庄物我合一、虚静无为大美的境界。这不就是秦学研虎画艺术的“古意”和灵魂吗?


▲五福图

秦学研在自己作品中,融入新时代精神,建立个人的绘画语言体系,为观赏者提供全新的视觉图像经验。为了使自己的作品高古而又不失新意,在对虎画背景景物的描绘上,借鉴了很多西方抽象和构成图式等艺术语言,把传统绘画大忌的平行线、斜线,用于自己绘画构图之中,延展画面空间感,营造出有限中无限,细密的线条也是艺术家的忌讳,它会使作品感到甜腻,但他通过精心描绘,深浅变化,韵律的调整,色彩的层层渲染,构造出一种苍茫悠远的空灵之境。他把这种艺术的手法总结为:创造平面中的纵深感,静止中的悠久感,有限中的无限感,景象中的意蕴感。以纸墨造境,为观赏者的想象力辟出道路,通过有限的形象联想出无限意境。这种变法与作品的高古风格,浑然一体,没有丝毫的违和之感。渐渐形成了自己在虎画领域独一无二的艺术语言。


▲半醉秋林

三、境界跃迁

潘天寿先生说:“艺术之高下,终在境界。境界层上,一步一重天。虽咫尺之隔,往往辛苦一世,未必梦见”又说:“中国画以意境、气韵、格趣为最高境地。”


▲悟

艺术境界是艺术家思想境界的反映,也是艺术家的精神气质、真诚感情的流露。秦学研先生的虎画艺术情趣与风格的不断变法,审美意境的转变,可以概括为:自然精灵、风流儒生、山林隐士、逍遥游者四个阶段。


▲舒怀

自然精灵是虎画艺术的起步阶段。画家以写生为基础,深入刻画这一自然界的精灵。画家笔下的百兽之王,或俯瞰众兽,或叱咤风雨、或出没林间、或休闲嬉戏,称王称霸,威风凛凛。作品有《潜形》、《高歌》、《晨雾》、《雄风》、《细雨》、《雄视》、《清泉》等。透过作品,可以看出画家精准的造型能力和炉火纯青的写实功夫,绘画中勾皴点染的技法,随心所欲,运用自如。在代表作《潜形》中山君用工笔描绘,以朦胧的笔意写枯黄的秋草,有意弱化配景元素,使主体更加凸显,用柔和、明净、渐变充满暖意的黄色衬托背景,使画面更加和谐。对虎的刻画耐人寻味。不仅将虎的骨、肉、形态以及如锦似缎的毛皮光泽,栩栩如生的表现出来,更把老虎发现目标后那种藏形匿迹、屏息凝视、蹑手蹑脚、蓄势待发的姿态和微妙神情,惟妙惟肖的刻画出来,精妙绝伦,呼之欲出!真切、生动、深刻,极具视觉张力和艺术感染力。


▲威震山谷

风流儒生是秦先生艺术境界第一次跃迁。他把对人的关怀从虎的形象创造中映射出来。将人的情感熔铸其中,化物性为人性,采用拟人的手法,从动物性中构造出一个人性的世界。代表作有《欢乐》、《天伦》、《舔犊》、《爱恋》、《无猜图》、《细雨》、《听经》、《盼归》等。在幽谷中,岩石上,溪流旁,凉风习习的林荫下,草长莺飞的草地上,一只、两只或数只,或静静伫立,或安然躺卧,或姊妹玩耍,或兄弟嬉戏,或低语交流,或耳鬓厮磨,或巡游出行,或家庭聚会,有血有肉,有情有趣。有细水长流的真挚情感,也有对月听风的时光散漫;有清音独远的烟雨牧歌,也有孤独寂寞的淡淡乡愁。世间百态,人间的真情,被细致、微妙、含蓄、亲切表现出来,营造出一种温柔、敦厚、典雅、冲和的审美趣味。


▲守此山野趣

山林隐士是其艺术境界从入世向出世的嬗变。作品多以一只老虎为描绘对象,或漫步于苍茫雪野、或孤坐于山崖之上、或独立于苍茫夜空、或隐迹于云雾之中、或静卧于山林之间。像一位隐逸山林的谦谦君子,忘却世间烦恼,远离红尘喧嚣,没有患得患失,没有疲于奔命,恬静淡然、悠然自得。享受阳光灿烂的日子,感受四时的风雨晴晦,思索生命的奇迹,享受自然的欢愉。代表作有《秋水》、《踏雪》、《遥思》、《烟云过眼》、《仰观天象》、《雪野》、《明月清风》等。这一时期的作品的主题不是家庭伦理,而是置身世外,独享寂寞个体的心灵观照。蓄神奇于平淡,寓感怆于平和,置热情于平静。少了一缕人世间的烟火,多了一些冷眼和孤寂。隐逸山林,回归自然,宁静淡泊,气定神闲,超然物外,天人交感。营构出一种世外桃源般的静谧和冷逸。这也许就是艺术家回归真我,寻觅到的独立个性的精神家园。


▲风月无边

逍遥游者是他艺术走向成熟形成风格的升华。画家以传神的造型,细密精微的笔墨,文雅淡泊的气息,静寂而又富有诗意的画面,营造出一种纯粹的、独立的、静穆的、悠远的戛戛独造的境界。寄寓着画家对宇宙人生的深刻思索。代表作有《静观》、《悠远》、《往还》、《云起》、《天地玄黄》、《寂兮寥兮》、《心事浩茫》、《寂寞的行者》、《清纯世界》等。这些作品,至精至华,独具匠心,境界雄浑、浩渺、神秘、幽深,含“味外之旨”,蕴“言外之意”,观之让人心如止水,“天高地迥,觉宇宙之无穷”;时空交错,沧海桑田,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。无是无非,无得无失,无来无去,超越功利、超越欲望,超越忘生死、超脱一切观念的限制、束缚。“游乎天地一气……芒然彷徨乎尘垢之外,逍遥乎无为之业。”艺术家笔下的老虎宛如一位置身茫茫宇宙的逍遥游者,乘云御风,独立八荒,静观大化,生生不息,超然时空,物我两忘,天地齐一,大美无言。


▲秋到深山

从对传统虎画符号的摒弃,到追求温馨家庭情趣,从隐逸山林散淡隐者,到遗世独立的逍遥君子,变法、嬗变、跃迁、升华,这是秦学研追求艺术精神,不断创新的探索之路。写实与写意、主观与客观、具象与抽象、伦理与哲思,不断交汇、融合、碰撞,终于形成了自己超凡脱俗、独具一格的新古典虎画艺术风格,不仅得到艺术界的赞誉也受到国内外收藏家们的激赏。


▲沉思

近年来,秦学研逐渐把主要精力用于写意虎的创作中,在意象世界里天马纵横,在水墨的天地里心手双畅。虚实相生,神与物游,营造出一任天然的艺术图景。他最喜欢石涛:“于墨海中立定精神,笔锋下决出生活,尺幅上换去毛骨,混沌里放出光明。纵使笔不笔,墨不墨,画不画,自有我在。”的艺术理想。传承写意文脉,营构意境之美。构图取法宋人的空旷悠远,笔墨追求元人的滋润苍茫;线条强调书法用笔,墨色追求清透苍润。画面水墨淋漓,烟云迷蒙,意象混沦。他的写意虎平淡天真,萌态可掬,亲切可爱,披图独对,如与稚子嬉戏,一种单纯的亲切,会心的喜悦,油然而生。


▲但等月圆时

四、人品画品

作品即人。优秀的作品是艺术家人格精神、思想境界的载体,是全面修养的显现,是智慧的物化,是心灵的痕迹。


▲虎啸千山动

秦学研先生与其说是一个探索者、开拓者,不如说是一位虔诚的修行者。他喜欢宁静,乐于独处,不逐时尚,淡泊名利,置身典雅幽静的牧虎草堂,独守一方艺术天地。这种边缘状态,使他与生活的喧嚣保持了一定的距离。生活方式异于古人,但精神世界则与古人息息相通。他从不急于求成,十年面壁,潜心构制,不问风雨,辛勤耕耘,埋头创作。他心胸开阔,心态平和,温柔敦厚,技法上的纯熟,学养上深醇,用温良恭俭让来概括他的品行,真是恰如其分。当今时代,名利熙熙,人心惶惶,人为物役,心被欲累,像秦学研这样气定神闲,忘情于自己的一方艺术世界,实属不易。


▲寻觅

秦学研创造的这种有意味的美感形式,其格局谨严,意境精密,下笔矜持,立论幽微,学养深醇。是内在气质与自然宇宙的默契,是超尘拔俗的意匠语汇,是思绪奔流、直抒胸臆的灵魂表达。借助创作主体老虎的人格化,承载着的独特的艺术密码,表现出艺术家本身的人格力量、文化品味和艺术风格。作品所呈现的生命与灵魂,是艺术家所感所思,以及对民族文化的深刻理解和对民族性的观照。观赏秦先生的绘画,典雅而深邃,静穆而悠远,古意盎然,耐人寻味。

2021年9月1日夜于抱月轩窗下


责任编辑:李编
分享到:
0
【慎重声明】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"环球风尚网"的所有作品,均转载、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,转载、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!
热点
专题
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投诉建议 网站地图 sitemap